主管:中華人民共和國水利部  主辦:水利部黃河水利委員會
水與中國
當前位置:主頁> 在水一方 >

水鄉治水記

作者:虞金星 發布日期:2019-12-23 09:58

    大小河流七千,溝渠溪塘一萬五。

  紹興素稱水鄉,烏篷船槳聲欸乃,傾慕者稱它是“一本漂在水上的書”,紛紛遠道來游。

  正是世紀之交,本地人熱情待客,心頭卻隱有焦慮——

  文化昌明,生活富裕,水倒成了短板,污染漸重。

  夢里水鄉,水本是鄉愁,一時,竟成了愁。

  治水!鄉愁呼應時代,期待重新尋回一城好水。

  移缸記

  獲2017年度紹興市“最美護水人”時,李傳海已在柯橋區(前身為紹興縣)從事“染缸”之業二十多年,擔任浙江省印染行業協會會長。

  上世紀90年代初,本地印染行業紅火,李傳海初“下海”,到一家鄉鎮染織廠干管理。

  水鄉傳統三只“缸”,醬缸——吃,酒缸——喝,染缸——用,因水而興,“染缸”尤甚。

  印染行業需要大量用水,而這里恰恰“水多得不得了”。

  起初,各鄉各鎮都辦起印染廠,數量眾多。

  雖然往往規模微小,但帶動一隅經濟,吸納就業,功勞不小。

  只是,水污染嚴重時,人們最先想到的,也是“染缸”。

  紹興治水自古有名,禹陵、禹穴、禹廟,治水先賢的遺跡聞名于世。

  這時,卻遇到了難題:此時此地治水,必治“染缸”。怎么治?費思量,難輕斷。

  撤缸?最干脆,也最難。

  多年發展,紹興一縣的印染產能,幾乎能占到全國的三分之一、全省的一半。早在1992年時,紹興縣的紡織品批發市場中國輕紡城已是全國首屈一指。

  產業如支柱。一撤了之?經濟、就業,政府、業主、員工……只怕解了憂,更有難,難堪其重。

  不動“染缸”?紹興水網多在平原,流動緩,自凈弱,“染缸”污染猶如雪上霜、霜上雪。

  既不能一撤了之,又不能視而不見。

  先試“補缸”。政府牽頭,集中興建治污管網,建造大型污水處理廠。包括李傳海所在的企業,各家按排污量出資接入管網,污水集中處理。

  身在“染缸”,李傳海心中有數,“補缸”只能算亡羊補牢,難解鄉鎮“染缸”與水污染矛盾的癥結——

  廠子起于鄉鎮,建在河邊,早年設施不到位,規劃水平不高,又和居民區毗鄰,發展空間受限,治污效率也不高。

  經濟發展,人們對生活品質的需求走強,對印染污染的容忍度明顯下降。越來越多受影響的住戶找廠家、問政府……

  新世紀初,治水呼聲漸隆。紹興縣開建濱海工業區,李傳海看出“移缸”的新趨勢,大勢不可擋。

  新的工業區從零開始,籌劃集聚,正中鄉鎮印染企業早年低水平發展的要害。

  早年的“染缸”,李傳海見得多:印染廠車間里污水橫流、煙霧騰騰是常態。上下班常備兩雙鞋,進車間穿一雙,出車間換一雙。

  遇上大雨天,本不完善的管道老舊漏排,不自覺的企業違規偷排,上游往下游淌,一夜間,有的河段就紅紅綠綠成了災……

  李傳海帶著印染企業,第一批入駐濱海工業區。這撥入駐的,可享“優惠”,開新廠,不關老廠。

  水鄉多水,梅雨天最是明顯。李傳海聊起這段“染缸”往事的時候,正遇大雨。嫌屋里悶熱,他轉頭叫工作人員把窗打開。嘩嘩雨聲一下灌了進來,把夏天的悶熱散去許多。

  放在剛入行那些年,這樣的大雨天可不是享受清涼的時刻。小河漲水大河嘩嘩淌,也許沒過兩天,就到撓頭的時候了。

  水產養殖戶,是那時印染廠門口的“常客”。漁場的魚翻了白肚,漁場主雇輛小卡車,把死魚堆到印染廠門口。

  時間長了,養殖戶和印染廠甚至達成了“默契”:印染效益好,漁場周邊的數家印染廠,干脆每年湊份子,直接把養殖戶的養殖收益抵了……

  在濱海工業區,搬入后按新標準建的新廠開始出效益。而留在鄉鎮原地的老廠受到的環保監管越來越嚴。

  工業區氣候漸成,集聚升級的吸引力可觀起來。

  這時候,是另一種節奏了:再搬遷集聚的,開始嚴格要求開新廠、關老廠。

  不搬的,發出排污三張限額卡:刷卡排水、刷卡排氣、刷卡排泥。一旦“余額”為零,只能停產,倒逼升級。

  此時已是新世紀第二個十年。生態越來越受到全國上下重視,浙江更意識到,治水不只是為尋回一片好水,也是經濟轉型升級“組合拳”的突破口,值得拿出“重整山河”的雄心和壯士斷腕的決心。

  幾個批次遷轉升級后,當地把印染產業分出集聚區、提升區和退出區,逐步全部集中到工業區,其他地區不再保留。

  入駐批次越往后,對排污指標和設備要求越高,批的工業土地越“吝嗇”。

  直到后來,為達到入園要求,一些小企業開始主動選擇合并重組,“融合”出足夠規模的排污指標,有足夠實力更新達標的設備。

  多年下來,印染仍是此地重要的經濟來源,但原先散布在各個鄉鎮的“染缸”,卻漸漸絕跡了。

  新的“染缸”,不再是舊模樣。“染缸”里的人,也找到了與水相處的新方式——

  2018年4月19日晚,紹興大劇院,“治水之美”頒獎活動,作為首批巡河護水的“企業河長”之一,李傳海接過“最美護水人”獎杯。

  清河記

  在東浦過了大半輩子,老余眼里,街河是面子,更是里子。

  東浦在越城區西北部的平原上,是典型的江南水鄉古鎮,小橋、流水、人家。住戶最密集的集鎮,水鄉風貌最鮮明:一條街河緩緩淌過,水邊石板路,水上石拱橋,兩岸人家枕河而居,還時常有游客慕名而來。

  但這街河,就像人們說的,60年代淘米洗菜,70年代澆水灌溉,80年代變黑發臭,90年代垃圾傾瀉……讓人一言難盡。

  作為古鎮住戶,老余也抱怨過。沒想到有一天,自己成了河長。2014年下半年,老余——余汗青——當選集鎮上的居委會黨總支書記,也接過擔任河長、治理集鎮街河的職責。

  臨老逢重任,沿街河不知踅過多少回,老余下了決心,放開自己在外經營多年的企業,全職做起社區工作。

  他開始組織團隊清理河面水草,挖掉河底沉泥,在部分溇加裝翻水泵,甚至筑壩換水。

  干得熱火朝天,心頭卻打著鼓。前幾年也清過淤、換過水,結果呢?一時的面子治回來容易,但不把里子治出來,回頭說不定還是老樣子。

  要保住成果,恐怕還得從居民的日常生活習慣入手。老余帶著居委會干部治水,干的第二樁“大事”,就是摸底。

  摸什么底?街河垃圾源頭的底,河上、沿河堆積物歸屬的底。

  水里的事,追根溯源,在岸上的人。

  早年,河道是命脈。一早醒來,家家戶戶都要去河里挑一擔沉淀整夜、澄澈見底的水,放到大水缸里儲存取用。日間,人們搖著船出門干活,賣貨的搖著船到溇底攬客……

  日常有默契,護水有習慣。后來,河水淡出生活日常,街河不再被小心翼翼對待……

  老余帶著干部們一個個數:河里沉著幾百只地籠、網箱;河上還漂著幾條老舊農用船,堆著雜物,或被用來養雞養鴨;河邊拐角平地,成了自發的“垃圾場”;還有沿河人家的生活污水管,直排街河……

  數清了,一個個問,一個個點,下的是細致的“笨功夫”:地籠、網箱是這幾家的,廢船、雞棚是那幾家的,“垃圾場”誰堆得多,污水管都有哪家哪戶?一個個做到賬上有目、心里有數,才好一家家對癥做工作。

  久居鄉間,老余知道,水草好清,廢船難動,難就難在水草無主,人人樂意,要動廢船,卻會冒犯人家切身利益,阻力不會小。

  果然,挨家挨戶上門做工作時,難題來了。有人說家里地方小,船上堆著東西就是一間房,清船等于拆房,絕不答應。有人問,河里籠點魚蝦,河上養點雞鴨,礙了誰的事,能壞多少水?

  河長雖帶“長”,管水不管人,何況沿街河居住的,還有附近幾個村的村民,不在居委會的管轄范圍,自家村里沒意見,居委會倒來多管閑事……

  一場持久戰。老余明白,要解決這個問題,不能光靠講大道理,更重要的還有兩個字,一是“韌”,二是“情”,用面子,治里子。

  幸而老余自己就是古鎮老人,年輕時在本地綢廠上班,四十多歲下崗再就業,創辦了自己的紡織公司,生意做得不錯,在古鎮素有些名望。

  現在臨近退休年齡,在古鎮不少居民中也稱得上前輩,又是放著本來的清福不享,全職為大家辦事……漸漸就有人停了惡語,松了態度,帶動了其他人。

  打開了局面,也不能光是堵,還要及時疏。

  說起來,老余這個街河河長,是最基層的村級河長,卻不必單打獨斗。往“上”,有鄉級河長、縣級河長、市級河長……各有明確的工作內容和職責,在本地地方標準《河長制工作規范》里寫得清楚明白。

  他聯絡上級河長,一塊使力,完善鎮上的垃圾房配置、改建公共廁所,及時清理,便利大伙兒的生活條件,又借著小鎮搞截污納管,挨家挨戶排查、設計,把居民生活污水徹底納入排污管網。

  扯藕粉是東浦的傳統之一。藕熟時,許多古鎮居民會買幾百上千斤藕,洗藕、搓藕,碾磨成藕漿,過濾、晾曬成藕粉,自用或饋贈親友。

  往年,不少居民洗藕的泥水,過濾的淀粉水、藕渣都直排進街河,成了“肥水”的原料,一過了冬、到了春,待氣溫上升,就渾了臭了一河水。

  心知直接勸大伙不再做藕粉,不現實,也不妥,污水管網不齊時,老余帶著居委會想方設法尋找場地,建設專門的洗藕和沉淀場地,統一處理,減少污染。

  等條件有所改觀,截污納管及時到位后,大伙兒看著開始還清的街河水,漸漸心有不忍,開始改用已經過前期處理、污染更小的藕粉原料。

  街河漸漸復蘇。雖然人們早已不再喝街河水,也未必會再去河里游泳,但對水質最敏感的小魚小蝦逐漸回歸,古鎮臨水的生活又可以活躍起來。

  再沿著街河轉悠,老余覺得,自己這個“村級”河長,當得有些面子了。

  活水記

  “問渠那得清如許,為有源頭活水來。”

  流水不腐,這個道理,古人明了,孫中堅水利工程專業出身,又工作在區級水利部門一線,體會更深。

  越是這樣,越心有悵然。工作生活所在的上虞區城北,正倚著紹興地區最大的河流——曹娥江,水卻始終清澈不起來。

  何止不清澈!這塊地方屬曹娥江中下游平原,由沖積形成,地勢低洼,以往就內澇頻繁。城市的發展又超過人們的想象與當時看來還有些超前的規劃,形成多條斷頭河。

  南方的夏天時常悶熱,死水變質,蚊蠅叢生。

  臨著滔滔曹娥江,倘能引水活水,將是最大的轉機。

  但要抓住這個轉機,又談何容易——在城區里開挖一條干流,民房的拆遷、管道的遷移,各種單位的協調、人員的調配,所需巨大的財力、物力……越是懂水利,越是懂工程,就越清楚其中之難。

  2012年,決心終于下定——研究在城北新挖一條濱江河、城外疏浚瀝北河的可行性。

  作為省級重點工程、紹興市和上虞區“五水共治”重點建設項目,這條“新河”的效應是綜合性的。

  一旦河道挖通,即使遇到大洪澇,城區路面積水也能迅速排出,城區外平原上幾十萬畝耕地、海涂,則能最大程度排澇、挽回損失。當然,同樣能改善久成困擾的城區水生活環境。

  想象過無數次,期待的“活水”契機真正來到!孫中堅心中振奮,參加前期論證、設計,接著,又受命加入工程指揮部。

  這夜,也是梅雨時節,突然下起大雨,一瞬澆滅了他的睡意。他下意識看看床頭的手機。還好,沒聽到電話聲,指示燈也沒亮,沒錯過什么。看來,工地上還順利。

  根據總體方案,這個月底,區里要消滅劣Ⅴ類水質斷面。打通濱江河,引水活水,是關鍵。河道穿越杭甬高速,是此刻艱難的考驗。

  這條高速公路1996年建成。河道預備穿行的橋洞,二十多年來攢下大量管線。軍用光纜、天然氣管線、自來水管道……各有歸屬,處理起來錯綜復雜。

  等到協調各方遷移完管線,開始大規模施工,離預定的通水日期只剩兩個多月。

  工程施工,也是在螺螄殼里做道場。

  由橋洞開挖河道,作業空間基本位于高速橋面下,基坑深,空間小,高差大,還要隨時監測高速公路的路基安全。

  杭甬高速紹興管理處的人也高度關注著施工,派專人監察現場,發現絲毫問題就會要求停工整改。

  最緊張的施工時段,又撞上了江南的梅雨季。

  高速邊的村莊,原本排澇的河道因為施工被堵,只要連下幾天雨,就內澇,淹作物、村道,甚至危及村民宅院……所以,一遇到夜間大雨,孫中堅就緊張得睡不著,隨時準備現場應急。

  治水,治理著最柔之物,這一刻,最顯出它攻堅的成色來。

  完工前最后一場暴雨,眼看熬不過,工程指揮部協調施工單位連夜調集八臺大功率水泵,用管道穿過高速橋孔全力排水,才化險為夷。

  新河通達之日,曹娥江水汩汩流淌。城區主要河道水體單次循環時間,原先二十天,現在,五天。

  新生的濱江河,坎岸不起眼,卻滿是設計者的活水“巧思”:有些河坎用上結構特殊的砌塊,水下露著一個個洞穴,水生植物、魚蝦等也能在上面找到棲息處,繁衍生息;有些岸用松木樁護岸,堅固,但不影響生態系統,成為“會呼吸”的岸……

  “參差江樹帶春云”,水活了,不僅僅是水活了,而是圍繞著水的整個生態活起來。

  治水者說,要做到城市有綠心、河道有綠岸、水面有綠植……清水帶生機,使水岸成為人們漫步親水的長廊。

  人與水的親近關系,正是水鄉風景動人所在。

  一代代人臨水生活,積淀歲月,澄澈的江河不僅僅是日常生活的需要,更蘊藉文化的滋味,涵養傳承的氛圍。

  “唯有門前鏡湖水,春風不改舊時波。”風拂過,湖水又如何能完全不變?但只要守護的心堅定,便總能找回人們最期待的風景,留住清水綠岸、魚翔淺底,承載我們綿長而深沉的情感,流淌向遠方。 
瀏覽更多相關資訊敬請關注水與中國微信公眾號
【如何關注水與中國雜志微信公眾號】——方法一:打開微信直接“掃一掃”圖上的二維碼即可。方法二:打開微信,并點擊“通訊錄”并點擊右“公眾號”選項;在“公眾號”頁面里面,點擊右上角的“+”號選項;在“查找公眾號”頁面里面的搜索框里輸入“水與中國雜志”,并點擊“搜索”按鈕;在“搜索”結果里選擇第一個,即水與中國雜志微信公眾號,點擊關注“進入公眾號”即可。
【下次如何打開你關注的水與中國雜志公眾號呢?】——進入“通訊錄”頁面后,點擊“公眾號”;在這里您可以找到您已經關注過的水與中國雜志公眾號。
來源:人民日報 編輯:李楠
封神榜试玩 乐透游戏大厅 11选5黑龙江开奖 五粮液股票行情东方财富网 河南麻将全集作弊器 球探比分手机比分007 河北体彩11选五走势图基本 北单比分投注秘诀 河北麻将下载安装 浙江11选5开奖走 湖北打的是什么麻将 甘肃麻将怎么码牌 德国打瑞典比分预测 竞彩篮球大小分 基金配资平台 甘肃十一选五前三走 即时竞彩比分最快